对话孟洛川第五代孙:“瑞蚨祥”能重回孟家,我这辈子死而无憾

齐鲁壹点 阅读:64759 2020-11-21 18:02:51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李培乐

提起“瑞蚨祥”,山东人可能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这个招牌中带“神虫”的老字号,曾是民族商业的骄傲。而“南有胡雪岩,北有孟洛川。”这句话更是对瑞蚨祥发展中起到了举足轻重的孟洛川的高度评价。从1997年开始,孟洛川的第五代孙孟钢就想扛起重振祖业的大旗,可是商标权的使用却一直是其“心中的痛”。

想重拾祖业差点断绝父子关系

1973年出生的孟钢,谈吐温和、性格儒雅,他说这或许就是大宅门带给他为数不多的传承。孟钢介绍说,他出生后的孟家大院其实早已风光不再,“院子分给了原先的佣人和伙计居住。”虽然家境不同以往,但是底蕴是抹不掉的。5岁时,孟钢会偶尔跟着爷爷孟式雍去当时天津的国民饭店,“老人家一过去,老板就知道要上什么菜。”

有了这些耳濡目染,在1997年大学毕业后,他就提出了自己大胆的设想——重振祖业。那时对其不放心的父亲并没有支持他,而是以拒绝父子关系的相威胁,让其知难而退。

孟钢之后做了编辑,也做过广告公司,但是,重拾祖业想法和信念却一直扎根在孟钢的内心。直到2007年,有人做通了他父亲的工作。孟钢终于能放开手走上重振祖业之路,但他说当时做梦也没有想到是如此坎坷之路。

建国后,瑞蚨祥积极响应公私合营,随着时代的发展,瑞蚨祥的商标已经与他们孟家没有任何关系,隶属于北京瑞蚨祥绸布店有限责任公司(简称北京瑞蚨祥公司)。考虑到这个原因,2008年孟钢以瑞蚨祥世家的招牌来重拾祖业。

之后,孟钢凭着之前做广告设计等工作的条件,开始制作丝绸数和丝绸画。恰巧,2009年《一代大商孟洛川》登录央视,这部剧让这个老字号更多的进入国人视野,而孟钢也借着这部电视剧的东风,有序地推动者自己重振祖业的愿望。

在2011年,孟钢在天津的赤峰道有了自己的门店。正当他想大展拳脚的时候,他的商品却被投诉为假冒伪劣,这件事情也正式开启了他的商标争议之路。“北京瑞蚨祥公司,对我们的产品进行了投诉,所以我们在2012年6月份,就不再使用瑞蚨祥世家的字样。”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查询得知,现在“瑞蚨祥世家”的商标,在2012年由北京瑞蚨祥公司申请注册,并且在2015年注册成功。

孟洛川的组合LOGO再起争议

之后,孟钢在思索之后,决定要用祖上的名号来作为自己新的招牌。于是,他打出了“孟洛川”加上“瑞蚨祥创始人”的新LOGO。

现在在济南的宽厚里,沿街就有一家孟洛川旗袍店,门口悬挂的红色招牌,就是孟洛川加上“瑞蚨祥创始人”的组合。进入店里,各种花色和样式的旗袍让人有些眼花缭乱,忍不住想上手的感觉。店里随处可见的,都是关于这家老字号的传承的图片和资料,其中孟洛川的事迹也是重点介绍。也是在这里,冒着蒙蒙细雨赶来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见到了孟钢先生。据孟钢介绍,现在济南和天津都有主营店,且都选择繁华的商业区,主做婚服等传统旗袍。

“2015年,‘瑞蚨祥创始人’北京瑞蚨祥公司也要注册,我提出了异议。”孟钢说,“当时没有人认为我能赢,但是几年辗转下来,我信心越来越大。”

从提出异议一直到2020年,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开启了第一次对这个争议商标的审理。本次庭审,通过线上庭审方式公开审理了北京瑞蚨祥绸布店有限责任公司与瑞蚨祥第六代后人孟某的商标权无效宣告请求行政纠纷一案。

根据法院的通报,北京瑞蚨祥公司于2015年9月15日分别在“服装、围巾、婚纱等”商品和“定做材料装配(替他人)、服装制作;服装定制等”服务上申请注册了“瑞蚨祥創始人”商标(简称诉争商标),该诉争商标于2018年4月7日经异议程序审查后获准注册。

孟钢作为瑞蚨祥第六代后人认为“瑞蚨祥”的创始人应为孟传珊,北京瑞蚨祥由孟洛川创办,瑞蚨祥创始人与北京瑞蚨祥公司没有任何关系,并且,北京瑞蚨祥公司只是众多瑞蚨祥分号之一,并不能代表所有“瑞蚨祥”分号申请注册诉争商标。

据此,孟某于2018年7月3日针对诉争商标向国家知识产权局(简称国知局)提出无效宣告请求,国知局经审查作出无效宣告请求裁定认定:诉争商标已构成2014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简称2014年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七)项所指的情形,诉争商标予以无效宣告。故此,北京瑞蚨祥公司不服该裁定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诉讼,孟某作为第三人参加诉讼。

“我对得起高祖了!”

2020年7月10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对此争议进行了判决,没有支持北京瑞蚨祥公司的撤销诉争商标无效宣告的诉求。

其中,判决书中有这样的陈述,“创始人”“使用者”归一的观点将损害创始人后人基于血脉传承的利益和情感。“不同历史阶段的瑞蚨祥商号、商标的使用者均对商号、商标的商誉与知名度做出了重要贡献。这里当然无法脱离包括创始人孟传珊先生本人及其后人所发挥的积极作用。无论是出于家族的生存与发展,抑或是字号的经营与传承,客观上孟传珊先生本人及其后人以或作为瑞蚨祥商号、商标使用者的投资人、实际控制人,或是管理者的形式在字号与品牌的发展与传承中发挥了独特的作用。包含第三人(孟钢)在内的孟传珊先生后人,既与原告同样负有保护和传承老字号的使命与责任,又享有因血脉相连承继先祖历史文化遗产的权利。事实上,第三人已以其个人名义在第25类服装等商品、在第40类服装制作等服务上申请注册有围绕瑞蚨祥商号、商标的创始人孟传珊先生及其第二代后人孟洛川先生的商标,并且由第三人作为股东及法定代表人的孟洛川品牌管理(天津)有限公司也在服装、服饰、组织文化艺术交流等范围内开展经营。因此,原告作为瑞蚨祥商号、商标的使用者欲使‘创始人’与‘使用者’归一于自身,必然将损害创始人后人基于血脉传承的利益和情感,亦不利于双方在各自的权利边界范围内包容发展,善意共存,以及‘瑞蚨祥’老字号的保护与传承。”

“我对得起高祖了,瑞蚨祥重回孟家,我这辈子就死而无憾。”接到判决书后,孟钢异常高兴,他说此事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也让他更加有信心。

“希望一切尘埃落定,静下心来发扬祖业”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了解到,对于这次的判决,北京瑞蚨祥公司已经提起上诉。“虽然他们提起上诉,但是我内心很坚定,肯定会胜诉。这么多年一直准备着,坚信不会输,也没有输的理由。”

不过,这些年风风雨雨过来,孟钢说他没有想到这条路会如此的难走,但是他骨子里有的坚强会支撑他,“我不恨北京瑞蚨祥,从某种意义上说,是他们成就了我。”

孟钢说,他希望一切尽快尘埃落定,那样他就可以静下心来,扎扎实实的发扬祖业,“大商的后人要有这种情怀,毕竟我们都流着孟家人的血。”。

一步步走到今天,家人也由最初的不支持转变为坚定的支持。“我妈曾说过,当初怀疑我能不能坚持下来,但是现在她觉着我是对的。”

孟钢说,现在他的店还都是沿袭祖制,前店后厂。他内心有一个愿望,要重新让丝绸制品成为时尚,并且将自己的品牌和业务做到海外去,“这个品牌,不止是孟家的,也是中国的。”他更希望,他内心的这份理想,能够世世代代的传承。

在采访的最后,孟钢有急事需要出门,他在表示歉意之后,还特意说了这一段话,“我是抱着共赢的生态,我希望能够和北京瑞蚨祥实现某种形式的合作。”雨后的泉城,天空碧蓝,他的背影很快就消失在这份碧蓝里。

找记者、求报道、求帮助,各大应用市场下载“齐鲁壹点”APP或搜索微信小程序“壹点情报站”,全省600多位主流媒体记者在线等你来报料! 我要报料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