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朝奔溃白银市场的疯狂让英国管控组织也觉得焦虑

环球网 阅读:98839 2021-02-18 12:00:47

来源于:环球时报社评

【环球时报社评新闻记者 晨阳】“英国股民报团对决美国华尔街”造成 白银市场一度陷入疯狂情况。宣扬白银的价格被小看、零售网址上的银条需求量很高、英国芝加哥商品交易所公布提升白银期货买卖担保金……这一切都令人想到产生在40年前的那一个激动人心的“白金星期四”。当初的全球首富尝试控制白银市场,但贪欲的冲动最后让他与身后的全部大家族遭遇了滑铁卢。

第一次揭穿

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英国弗吉尼亚州的原油大佬亨特大家族是那时候全世界最颇具的大家族之一。听说,热血传奇的大家族第一代领导者H·L·亨特用赌钱赢回来的钱选购了自身的第一个油气田,并靠弗吉尼亚州东部地区的钻探业发过财。直到1974年他过世时,亨特大家族的资产总额早已达到10亿美金。他的孩子纳尔逊·亨特和威廉·亨特等不但承继了老亨特的资产,也基因遗传了他的赌性,这为之后振动全球的“白金星期四”制造悬念。

亨特大家族于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初,在传统式原油业务流程遭受重特大严厉打击——原来该大家族在利比亚项目投资的油气田能够获得超出40亿美金的丰富盈利,但卡扎菲于1971年逐渐取回煤炭资源的主动权,亨特煤炭公司与壳牌机油等西方国家原油大佬尝试阻止,結果他们在本地的业务流程被强制收归国有。

遭此重挫后,亨特大家族逐渐“创思求变”。针对大宗商品现货外汇交易商来讲,那时候的总体自然环境确实谈不上友善。英国仍在石油危机的陷泥中挣脱,通胀率长期维持在10%之上。过去被视作通货膨胀对冲工具的个股等资产也损伤比较严重,许多投资人都把期待寄予在贵重金属上。但在1974年以前,美国的法律要求个人有着或交易黄金是不法的,因而白金是那时候最受亲睐的財富代表和升值财产。

亨特大家族把握住了这一机遇。1973年,她们以每盎司2美元的价钱大张旗鼓选购白金。当初12月,亨特大家族已变成世界上最大的白金持有者之一。出自于对美政府的不信任,亨特兄弟用3架私人飞机将这种白金运往法国的本人保险库中。但亨特大家族的瘋狂购置让白银的价格在几个月内飙升至每盎司6.7美元,有着五千万蛊司白金贮备的墨西哥政府禁不住下手对冲套利,一举将白银价格压回每盎司4美元。

进退两难

尽管亨特大家族对白银市场的第一次揭穿盈利很少,但她们意识到投机性比采掘原油积累財富的速率要快得多。那时候英国对投机性个人行为的惩罚特轻,更促长了她们的探险心理状态。1977年,纳尔逊·亨特和威廉·亨特决策拿大豆期货通水。她们使用全部亨特大家族的能量,操纵了那时候全部黄豆期权合约总数的40%,并从这当中牟取暴利达1亿美元,而英国管控组织却对于此事束手无策。

受此鼓励,亨特兄弟逐渐更规模性的赌局。小结以前的经验教训后,亨特大家族笼络钱多无处花的沙特王室一同大张旗鼓购入白金。历经她们的瘋狂买买买,白银的价格从1979年初的每盎司6美元飙涨同一年夏天的11美元,接着仍在持续提升记录:20美元、30美元……1980年1月21日,白金涨到历史时间最高成交价:每盎司50.35美元。更浮夸的是,亨特大家族把握着1.两亿蛊司的白银现货和五千万蛊司的白银期货,她们与合作方拥有的白金在最高值时占据全世界个人白金拥有量的77%。依靠那样的非常垄断性影响力,1980年初,白银的价格每增涨一美元,亨特大家族的账目財富就能提升1亿美元,纳尔逊·亨特更借此机会走上全球首富的王位。

白银的价格的飞涨,对全世界都导致极大冲击性。休斯敦大学的库迪荣专家教授追忆说:“大家在化妆台的抽屉柜和沙发坐垫上搜遍含银的钱币,把他们熔融了售卖。”在印尼,银饰品是新娘子陪嫁的传统式构成部分,但应对瘋狂的白银价格,印尼家中也陆续把陪嫁里的这种银饰品售出。就连奢侈品包包珠宝公司蒂凡尼项链也在《纽约时报》发表广告宣传,不具名地指责亨特大家族:“所有人积存使用价值数十亿美元的白金,让别人高价位选购银产品,它是不合逻辑的。”

一样受到损伤的也有工业级银。比如专业摄影应用的胶卷必须含银化学物质,白银价格高涨让摄影行业叫苦不迭,乃至一度连医院门诊X光机应用的胶卷都没法确保。

但这时亨特大家族也处在进退两难的境遇。她们选购这种白金时仅有约10亿美金是自筹资金,其他绝大部分都是以20好几家美国银行、华尔街投行得到的股权融资。亨特大家族惊惧地发觉,销售市场上持续发生的白金新一手货源(包含群众售卖的银产品),让保持白金高价位的难度系数越来越大。为保持对白银市场的垄断性,纳尔逊·亨特已迫不得已向金融机构高息放贷借款,每个月仅付款贷款利息就需要花销几百万美元,眼见着控制白银价格已变为一场砸钱的手机游戏。

一朝奔溃

白银市场的瘋狂让英国管控组织也觉得焦虑。1980年1月7日,纽约商品交易所专业对于亨特大家族颁布“白金标准花了7天时间”,美联储沃尔克也决策大幅缩紧银根,提升借款的难度系数。但在自此两月内,亨特大家族又从金融机构借进八千万美金,等同于当期英国新增贷款的10%!

眼见亨特大家族软硬不吃,纽约商品交易所应急施行临时性要求:严禁创建新的白金期权合约,只容许旧合同的强制平仓。这代表着亨特大家族从此没法从商品期货上买入一切白金。压死骆驼的最终一根稻草来啦:几天内,白银价格就跌到30美元上下。

因为亨特大家族是质押借款买银,当质押的白金使用价值缩水率时,金融机构规定她们出示大量的抵押物,但这时亨特兄弟已乏力在3月26日的最终限期前出示充足财产。焦虑的一幕发生了:1980年3月27日星期四,金融机构逐渐强制售卖亨特大家族质押的白银期货,别的华尔街投行顿开茅塞,白银的价格一瞬间奔溃。当日白银价格“腰折”到每盎司20美元上下,亨特大家族也一瞬间从全球首富变为“全世界首负”,身上约17亿美金的负债。

殊不知“白金星期四”产生的冲击性远沒有完毕。这些发放贷款给亨特兄弟的金融机构和华尔街投行眼见还要因没法收购 高额借款而被拉下水,英国投资界描述说,它是“自1929年10月至今的第一次大焦虑”。亨特兄弟也是威协说,假如美政府不愿施以援手,她们将抛卖手上的6500万盎司白银现货,让销售市场完全奔溃。最后,美政府迫不得已拨出去10亿美金的长期借款来解救亨特大家族可免于沦落。

就算获得美政府的援助,亨特大家族最后也大伤元气。1988年亨特兄弟在是民事诉讼中被判决必须对控制白银市场承担,并被责令向在该事情中遭受重大损失的秘鲁矿山公司付款1.34亿美金的赔付。兄弟二人从此宣告破产。

“白金星期四”产生的血的教训也让世界各国政府部门对控制商品期货牟取暴利的投机性个人行为加倍警醒。但贪欲的投机商仍在前赴后继。1996年,日本住友商社就因称为“铜先生”的滨中泰男妄图控制国际性铜期货销售市场而损害超出数十亿美元。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