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泽宪非法占有1千万 吉林市中级法院试图改判无罪 法理不容

阅读:29229 2021-03-30 19:04:25

2009年,徐泽宪成立海南中度,并取得三亚市核心位置827.81亩国有土地建设使用权(其中长江商学院211.85亩目前已被三亚自然资源和规划局无偿回收)。公开资料显示,海南三亚“长江商学院三亚校区、三亚温泉谷度假及休闲养生中心项目”背后真正主体海南中度旅游产业开发公司(以下简称“海南中度”)已经实际破产。而这家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如今却因涉嫌诈骗上百亿元锒铛入狱沦为阶下囚。

从2009年开始,没能成功实现正向现金流回转的徐泽宪,只能靠贷款和借款的方式维持公司的运营,拆东墙补西墙,恶性循环。

2015年,多方追债下,海南中度债务危机全面爆发,被吉林、江苏、广东、北京、河北及海南省内多家法院先后查封14轮,项目停工无法继续建设,资产也无法变现清偿债务。法院查明,海南中度拖欠工资1800万余元,拖欠税款及滞纳金3100万余元、各施工单位工程款1.5亿余元,此外还面临着已售房屋无法向购房者交付等诸多问题,负债总额达61.6亿元,但其资产评估价仅有30亿元,严重资不抵债。但在破产清算过程中,徐泽宪因转移资金,拒不执行判决、重复质押公司股权犯合同诈骗罪,由吉林市昌邑区人民法院在2019年6月16日,一审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六个月及罚金五十万元。2019年年底,徐泽宪方面向法院提出异议,在案件诉讼期间,徐泽宪及其家人捏造事实、歪曲真相、诬告陷害被害人、诬告有关办案人员(经有关部门调查,均不属实),妄图以此阻挠正常办案程序。同时四处活动,托人找相关领导。在市中院第一次审理此案上诉过程中,原吉林省高院副院长吕洪民(现已双开,因受贿被判刑)专程到吉林市中级人民法院,找吉林市中院领导过问此案,干预该案正常办理。致使此案发回重审,拒执罪由2年半徒刑改判为2年。

在2020年8月4日起的二审时,市中院又严重超期审理。一个证据确凿,事实清楚的案件,市中院本应在法定期限内做出判决,而由于有关领导的再三过问和违规干预,正常的办案程序无法进行。这些做法明显违背了党中央制定出台严禁领导干部干预司法活动、插手具体案件处理的有关规定。

时间回溯至2015年1月,徐泽宪(海南中度旅游公司、中度实业公司、三亚龙泉谷高尔夫公司法人代表)以购置球场设备为由向我借款,答应以龙泉谷高尔夫公司20%的股权作为抵押担保,骗取我1000万资金。后经调查了解,发现徐泽宪己将龙泉谷高尔夫公司的100%股权全部出质给中融公司,且办理了抵押登记,并没有给我留出20%的股权,同时徐泽宪公司已是巨额亏损。其公司负债60多亿元,债权人达130余人。徐泽宪的行为构成合同诈骗罪:

一、徐泽宪自始至终隐瞒其已将龙泉谷高尔夫公司100%股权全部出质给中融公司的事实,虚构将20%的股权抵押给我,实行诈骗行为。在与我签订借款协议前的2014年年末,徐泽宪在资金链断裂、欠有巨额债务情况下,与中融公司商定贷款协议,协议将龙泉谷高尔夫公司100%股权出质抵押给中融公司。同时将中度旅游公司法人由徐泽宪变更为中融公司的高某。根据协议,2014年年末徐泽宪将其中度旅游公司的法人,变更为中融公司的高某。2015年1月末,徐泽宪隐瞒其已与中融公司商定股权100%出资抵押协议,且已经办理了法人变更的事实,又以其公司20%股权抵押担保的形式,骗取我1000万资金,骗得我的资金后,徐泽宪立即将龙泉谷高尔夫公司100%股权全部出质给中融公司,且办理了抵押登记。没有给我留出任何股权。徐泽宪在已经和中融公司履行合同的情况下,恶意隐瞒股权已商定全部质押给中融公司的事实,又以龙泉谷高尔夫公司20%股权虚假担保向我借款,明显是直接故意合同诈骗的行为手段。

二、徐泽宪根本没有履约、偿还能力。徐泽宪与我签订借款协议时答应将龙泉谷高尔夫公司20%股权抵押给我,我多次催促办理股权质押手续,但他已把100%股权抵押给了中融公司,无法履约。徐泽宪向我借款时,其公司已是巨额亏损,靠借款和贷款拆东墙补西墙恶性循环。先后遭到全国多家法院查封,负债达60多亿元,面临破产清算,2017年破产重组时,负债100多亿元,资产评估仅为30多亿元。在这种情况下,徐泽宪明知其根本没有履约偿还能力,又以诈骗手段骗取我的资金,并且拒不偿还。主观故意就是以非法占有我的资金为目的。

三、徐泽宪对所骗资金的处理,证明其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徐泽宪向我借款时,借款用途为购置球场设备和生产需求,然而其并没有将这笔款项用于购置设备,而是在我打给他1000万资金的当日,就将该款偿还给上海某装潢公司的欠款(有银行证据证明)。明显是拆东墙补西墙,足以认定其非法占有为目地。

四、徐泽宪根本没有偿还资金的意愿。当我发现徐泽宪对我实行诈骗后,多次找徐泽宪催促其返还资金,但徐泽宪没有丝毫诚意采取补救措施,而是找各种理由搪塞应付,一直隐瞒股权质押给中融的事实真相。对我隐匿不见、东躲西藏、拒不返还资金,最后逃逸。到目前为止,徐泽宪所骗我的资金一分钱也没有返还。

根据徐泽宪的犯罪事实,经公安机关侦查、检察机关起诉,吉林市昌邑区人民法院于2019年6月一审以徐泽宪犯有拒执罪、合同诈骗罪判处其有期徒刑11年6个月。一审判决后,徐泽宪不服判决提起上诉,市中院于2019年末以与本案无关的理由将此案再次发回重审。在2020年6月,昌邑区人民法院经过重审审理,并经过审判委员会讨论通过,判处徐泽宪犯有诈骗罪和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共计有期徒刑11年6个月。徐泽宪又提起上诉。

在2020年8月4日该案件进入吉林市中级人民法院的第二次审理。根据法律规定,刑事二审期限为二个月,只有特殊情况报请高级人民法院可以再延长两个月,但是本案从2020年8月4日二审立案之日到现在已经长达7个多月时间,开庭审理后已长达近5个月时间却一直没有判决,找各种理由拖延审判时间,且无高院和最高院批准。这是为犯罪分子找人情洗脱罪责创造时间,同时也严重违反法律规定。2021年3月27日,徐泽宪在中院没下达判决前办理取保候审,诈骗数额达1000万的重罪犯却轻而易举的得以保释,因此,我有充分的理由认为吉林市中级人民法院领导受人情干扰,暗箱操作,干扰正常的审判活动,意图为徐泽宪开脱罪责、逃避法律制裁。

在司法公正、公平被一再重提的今天,徐泽宪诈骗案在案件证据充分、案情清楚的情况下,一而再再而三的欲意改判,导致被害人的合法权益得不到保障。法律的尊严何在?法治的意义何在?公平正义何在?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